仁庆苏布德:倾囊相助  为贫困学子圆读书梦


      仁庆苏布德,女,蒙古族,1954年3月生,中共党员,小学学历,鄂托克前旗昂素镇巴彦乌素嘎查牧民。
      她是一位普普通通的牧民,年逾六旬,本该安享晚年,然而她每当得知有学生因家贫而失学,便如鲠在喉,坐立不安,总是情难自禁,倾力相助。究其原因只因小时候家里兄弟姊妹多,家庭非常困难,没钱供她上学,不能上学的无奈和痛苦,在她的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。
      历经风雨  方知可贵
      1974年,没有上过一天学的仁庆苏布德,刚刚19岁就结婚了。1976年——1982年,仁庆苏布德和丈夫阿拉腾达来离开家乡到乌海查汉陶勒盖煤矿打工,她既当电工,又开着二股叉车拉水,辛辛苦苦一年又一年也没有挣下多少钱,1983年又回到家乡搞起了养殖,维持一家人的生计,含辛茹苦将两个孩子拉扯大,后来都各自成家立业。
      仁庆苏布德这一辈子经历了人生的风风雨雨,历尽千辛万苦,深知生活的艰辛和苦难,因此,对人间冷暖有着深刻地体验,尤其对没有父母疼爱的孩子,更是身感同受,他们无依无靠,生活无着落,走投无路,受尽艰苦和磨难,又遭遇一些白眼和冷遇,他们最需要的是关怀和帮助。
      她先后资助了6名孤儿和单亲家庭孩子。其中有一位残疾女孩,父母亲离婚后,父亲不管她,母亲残疾没有人照顾她,仁庆苏布德把她领回自己家,从一年级到三年级吃住在仁庆苏布德家,该女孩在2008年残奥会上夺得冠军。还有一位女孩也是单亲家庭孩子,原珠和人,考上兰州大学后,上学困难,仁庆苏布德每学期都给她捐款,不是一千元就是两千元。仁庆苏布德的两个弟弟,一个因车祸去世、一个因癌症去世,留下两个孩子和16万元的债务,她和儿子们一起抚养还债。仁庆苏布德还有一个侄子,父母离婚后,父亲又成新家,考上内蒙古师范大学二连分校后,又是仁庆苏布德拿钱资助他上大学。平时,三五百元的捐款连她自己也记不清了。
      她生活清贫月花销不足百元,不过,生活“抠门”的仁庆苏布德却又十分慷慨,每年搞养殖挣的辛苦钱全部捐资助学,甚至两个儿子、儿媳“孝敬”她的钱也捐了出去,到如今她没有一分钱的积蓄,粗略统计,仁庆苏布德共捐赠了10余万元,惠及6名学子。
      当笔者问起,是什么原因让她走上了这条常人看来近乎“怪异”的捐资助学路,而且乐此不疲,无怨无悔时仁庆苏布德说,她这些年来坚持捐资助学,并不是一时冲动,而是当成一项自己给自己定的一件事来干,捐资助学的决心,早在40多年前就立下了。
      也许有人要问,凭着仁庆苏布德的收入,能维持生活已属不易,又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钱捐助学生呢?仁庆苏布德周围的人如是说:“老人捐助给孩子们的钱,都是她一分一分地从牙缝里抠、从生活中挤出来的。其实她平时生活可节省了,不吸烟,不喝酒,连菜都舍不得买。别人捐款是捐余钱,她却是‘裸捐’,有多少捐多少,有时候借钱也要捐”。仁庆苏布德不是日进斗金的大款,不是腰缠万贯的富豪,严格来说,她绝对算不上一个有钱人。即便在她所在地的嘎查老家,她的家庭收入列在牧区下等。可她只要听说谁家的孩子读不起书,便立即倾囊相助,动辄一次捐助上千元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她说:“我知道没钱上学的滋味。虽然我的收入有限,但我会尽我的最大能力,帮助孩子们完成学业,帮一个算一个”。
      终为党员  唱响社会主旋律
      2014年7月1日,年近六旬的仁庆苏布德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她说那天是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,也是她终身难忘的日子。在鲜红的党旗下,庄重宣誓后成为一名中国共产党党员,这也成为仁庆苏布德最为珍视的荣耀,也是她矢志不渝捐资助人的不竭动力。她说:“我没有能力带领群众发展经济致富,唯有捐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学生,让他们多读书、多学知识,长大后带领群众致富。认识我的人会说,仁庆苏布德是个真正的共产党员,这就够了”。她语气平淡朴实。
      她的所作所为苦了自己,苦了子女,苦了家人,却幸福了求助无门的贫困学生。10万多元的捐款,对贫困学子来说,却是一股暖流、一股力量,一份情牵“希望”、无私奉献的真挚之情,正是这涓涓细流,谱写了一幅幅捐资助学的道德篇章,汇聚了一股股的爱心暖流,震撼着贫困学子的心灵,诠释着助人为乐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,唱响了共产党员弘扬正气的社会主旋律,实践了共产党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,为党旗增光添彩。(鄂托克前旗文明办推荐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