郝飞龙:辅警见义勇为  勇救落水儿童


  郝飞龙,男,汉族,1988年6月生,中共党员,本科学历,伊金霍洛旗公安局阿勒腾席热镇第一派出所社区辅警。
  2019年7月6日下午16时50分许,郝飞龙正带着儿子在母亲公园东门散步,突然听到有人在喊救命,职业的本能令他不能多想,顾不得自己年幼的儿子,百米冲刺般向湖边跑去,来不及脱掉衣服便跳入水中努力向挣扎的孩子靠近,他不会游泳,经过多次尝试终于抓住了落水小孩,最终在周围群众的帮助下,顺利救出了落水儿童。随后,郝飞龙带着自己的儿子悄悄的离开了现场。
  真情服务  为民解忧排难是他的决心
  不穿警服的时候,他就是一个腼腆的大男孩,他不善言辞,总是乐于帮助别人,是一个“热心肠”。
当媒体问:“看到孩子落水时,你是怎么想的?”他朴实的说道:“当时看到孩子的头已经渐渐消失于水面,我觉得十分危险,就想着要跑过去,跑的快点、快点、再快点,当我跳到水里时,由于水底湿滑,一下被滑入了深水区,水已经漫到了我的头部,我向水里摸了一下小孩没有摸到,然后又稍微向深水区跨了一步,这一步使我滑到了一团电线上,水已经漫过了我的嘴,此时我才想起自己不会游泳的事实,这意味着如果措施不当,我和孩子可能都有生命危险,于是我屏住呼吸探到水里向更远处摸去,可是落空了;于是我小心翼翼的转了个方向,又向里摸了一下,幸运的是我终于摸到孩子抓住他的胳膊,之后我一只脚踩住电线,另一只脚向外跨了半步,把孩子的头拉出水面,用力的拍打后背,待孩子吐出呛水缓过气后,我们在周围群众的帮助下,才脱离危险上了岸!上岸后,我感觉自己的裤兜沉甸甸的,摸了摸发现是车钥匙,这才回过神,想到我的孩子还和陌生人在一起。”
  他的妻子在旁边听着听着,眼眶湿润了。这是一种幸运,也是上天对好人的眷顾,让郝飞龙安全的到岸。其实这只是他服务为民的一个缩影。他曾多次披着寒星,将迷失的孩子送回家;也曾多次将醉酒者从寒夜街头安全地送到家;他曾在酷暑里为农民工送去一个个居住证;也曾在深夜里,不厌其烦地接起每一起报警电话,并且迅速地到达每个案件现场,为群众排忧解难。
  常言道:不积跬步,无以至千里;不积小流,无以成江海。正是由于平日里的“热心肠”,当他面对陷入危险的人民群众时,才会义无返顾、不顾自身安危地去营救,用自己的生命和行动诠释了一个人民公安的责任和担当。
  坚守信念  牢记使命是他的初心
  在同事眼中他是个可靠的同伴,在领导眼中他是个踏实的年轻人。在日常工作中,面对各方群众,他都会和颜悦色的讲解,即便群众带着怒火而来,也能带着微笑而走。一次,一名群众办理居住证所需的手续不齐全,郝飞龙认真梳理、逐一讲解所需材料,并用便利条为群众一条一条的记下,可群众却不买账,以为他在故意刁难,就破口大骂!此时,郝飞龙没有丝毫委屈,把电脑转到群众面前打开操作平台,让群众看了上传项目后,才慢慢平静下来。临走时,不好意思的向他说了声“对不起”。事后同事们都问郝飞龙:“面对这样的情况,是如何平复自己的情绪,从容耐心的回答群众问题的?”他面带微笑的说道:“我是农民的子弟,知道千辛万苦来一趟城里,这也不行、那也不行时,有多么的无助,情绪才会失控!如果群众急,我们也急,最后我们与群众之间的距离就会越来越远,所以只有我们耐心细致的去服务,不厌其烦的去解释,想群众所想、急群众所急,才能真正的贴近群众。”
就是这样的朴实,才会在少年落水的那一刻,没有丝毫的迟疑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跑到湖边,跳进水里,救出那个已经无力挣扎的生命。
  事后,大家问他:“你当时救人有没有害怕?”他眼里闪烁着坚定的目光:“也谈不上怕,更多的是担心,担心18个月大的儿子没有了父亲,担心当时给妻子承诺的‘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’成为一句空话;担心年迈的父亲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;还担心平时疼我、爱我的哥哥姐姐再也见不到我这个小弟。”
  当大家问他:“如果下次还是同样的情况,在自己不会游泳状况下,你还会那样奋不顾身的去营救一个和自己毫无血缘关系的生命吗?”他坚定的点点头,说道:“会,我是一名辅警,更是一名共产党员,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是我的职责,这和我穿不穿警服,是不是在工作日没有关系;我是一名父亲,我知道孩子是每个家庭的灵魂,孩子没了,一个家庭的幸福就会被这样痛苦的雾霭吞没,我觉得这件事,对我的生命赋予了新的意义,我为自己骄傲。”
  在没有战火硝烟的和平年代,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守护了平安,在群众生命出现危险的那一刹那,他忘记了自己不善水的弱性,也忘记了自己怀里18个月的儿子,扑向那个召唤着的生命,他就是这样一名警察,不管是在近日的聚光灯下,还是在平凡的工作的生活中,他始终是那个用自己生命的音符,谱写群众安全和平安乐章的警察;他始终是那个用自己的一片赤胆忠心,践行最朴实无华守候的警察。(伊金霍洛旗文明办推荐)


  • 深我i舍小为大,是为能者! 回复